400-888-8888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产品中心 正文 产品中心

艺考生变成了“唐僧肉” ——一个艺术考生家长的陈述

edmin 2022-05-09 产品中心 9 ℃ 0 评论

  艺考生变成了“唐僧肉”

  ——一个艺术考生家长的陈述

  女儿上到高二,突然提出要学艺术专业,将来参加艺术类高考。我和老婆都被惊呆。学啥呢?女儿本来爱画画,那是上幼儿园时候的事儿。记得有一次,我带她去我们单位,她趴在我的桌子上,用红蓝钢笔在一张白纸上画了一幅拔萝卜,画得很好,我将它压在桌面的玻璃板下,至今收藏。可是后来由于功课负担加重,就再也没见过她画过一幅画。上小学时,她学过几天音乐,其实那算不得音乐。开始吹口琴,吹了几天就不吹了,改吹竖笛,吹过几天也没再吹。我从来没听到过她吹出一首像样的曲子。声乐、舞蹈也不行。女儿天生腼腆,性格内向,见生人连句话也不愿说,那会是唱歌跳舞的料?都高二了,学这些明显都已经来不及,别人家孩子三五岁就已经开始学了。还有什么艺术门类可以学呢?我们问她,她说她要学播音主持,将来当播音员或主持人。我问她普通话说得咋样?她说很好。我说她性格内行,不宜学这个专业。她说她的性格不内向,同学们都说她像男孩呢。我笑了:“你想没想过将来就业的事?全国就那么几个电台电视台,你不看赵忠祥和倪萍都老态龙钟了还坐在话筒前不肯让座,你去哪儿为谁播音?主持什么节目?”她痴心不改。我们知道她是看湖南卫视看多了,受了那几个吊儿郎当嬉皮士年轻主持人的影响。可是为了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和选择,为了圆孩子的艺术梦,我们还是答应了:学吧学吧。

  学艺术首先要接受培训。接受培训就要去培训学校或培训班。小城里有许多培训学校和培训班。有市、区电台电视台主持人、播音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办的,有学校教师办的,有其他与艺术不沾边儿的社会闲杂人员办的。一个人一间房子就是一所学校。有的在外面租了房间,有的就用单位的办公室,有的纯粹就在自己家里,所有这些培训学校培训班都有着鲜明的家庭作坊的色彩,五花八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让孩子投师学艺那可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丝毫马虎不得。东挑西选,我们最终选中了老婆学校的魏老师。老婆说,魏老师毕业于某著名艺术大学,有丰富的传媒界从业经验,近年来担任他们学校传媒专业的课程教学,教学成果丰硕。魏老师的培训班就在她的家里,她家就在我家楼房后面的巷子里,伸腿就到。孩子周末或晚上过去学习,方便。

  为了不耽误孩子课业,我们选择了周末班。周六周日各一次,每次两小时,每学期三十课时,两千四百块钱学费。便宜。我们交了钱,送孩子过去。可是孩子学过三五节课就不愿去了,说那魏老师普通话太差劲,四声不分,五音不全,连基本的字音都读不准。她还列举了魏老师一连串的误读。我们也感到不行,便同意孩子退出。魏老师是我老婆的同事,我们都以为她会按照孩子的实际消费,将剩余的学费退回来,可是她没有,甚至连一句客气话都没说。我们一家面情软,没人愿意和她计较,就这样挨了肚子疼。

  接着,经同学推荐,孩子选择了区电视台的曹老师。曹老师是个年轻人,在电视台担任编辑。他的培训班就在他的办公室,也是周末上课,每周两次。为慎重,我们让孩子试听了一节课,我和老婆也和曹老师有过几次接触,了解了相关情况。据曹老师自己说,经他培训的学生,每年都有考上中传、浙传、西北大学的,我们很满意。经交涉,剩下这多半个学期,大概二十多个课时,培训费三千八。三千八就三千八,不贵。

  暑假,孩子要到外面去学习。我们选择了北京。孩子天生聪颖,文化课功底好,既然让她学传媒,我们瞄准的就是名牌院校:中传中戏上戏,北影复旦同济。培训,我们也要选最好的。从地域讲,北京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当然首选。通过网络,通过电话,我与北京大学燕园一鸣培训学校联系过,我与北京凤凰传媒培训学校联系过,我与中传北广之星培训学校联系过。借助出差,我还亲临这几所学校现场考察。最终,征得孩子同意,我们将孩子送到北广之星学习。孩子没出过远门,为了照顾好她的衣食起居,我们夫妻决定送女儿去北京,并全程陪读。报过名,交过费,孩子便拒绝我们陪读,让我们回家。我们怎能放心下,便在学校附近登记了宾馆,让她和我们一起住,她不,偏要住学校的集体宿舍。我们拿她无奈,便自个儿住下。每天放学,我们都要等候在教室外,等孩子出了教室,便领她去吃饭。三十天下来,我们花费了两万多元。其中,孩子学费八千元,课本及资料费三佰元,住宿费一千元,我们老两口住宿费六千元,三人伙食费四千多元,交通费三千多元。我们夫妻属工薪阶层,花这么多钱,尽管疼,可是为了孩子,总觉得值。可是回家问孩子的学习收获,孩子却说收获不大。究其原因,孩子说,任课老师的地位不能说不高,全是些重量级的专家,有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主持人,有中传中戏的专家教授;他们的理论水平不能说不高,讲的都是些高端学说,顶尖理论。她说,可是,我想,面对应试的高中生,需要的是基础的知识教学和扎扎实实的播音专业的基础训练,并不需要那么高深的理论。他们的教学方式也不行,每节课换一个人,每人上来都是满堂灌,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知识没有系统性和完整性,而且欠缺必要的训练……我们感到孩子说得有理,也才觉得我们的钱花得冤枉。

  国庆长假,我们觉得应该让孩子强化一下专业。问她选择魏老师还是曹老师,她只管摇头。她说,尽管北京的北广之星教学方法不好,可是上课的都是大腕儿,听过他们的课,就会觉得魏老师和曹老师的课太幼稚,属于幼儿园水平,他们根本就不具备办培训班的资质。

  兰州、西安的艺术培训学校多如牛毛。我又通过网络通过电话联络考察,最终选择了西安。我们夫妻带孩子去了西安,采取现场考察的方式走过几个学校,最终选择了奥斯卡艺术培训学校。这是一所由著名导演吕枫女士创办并执教的学校。读广告,听介绍,看现场,都感到不错。交过四千八百元学费,交过六百元住宿费,将孩子安排在学校附近专门托管中学生食宿的阿姨家,我们回家了。

  12月,艺术类统考、校考即将开始。报考各类艺术类专业的学生纷纷丢下课业,去参加行行色色的培训学校、培训班组织的集训。孩子选择去省会兰州找培训班集训。她说,甘肃省艺术类统考的科目、内容和形式都与外省不同,只有参加省内的集训,才有用。我们认可孩子的观点。通过广泛调查反复筛选,我们选择了中影传媒艺术培训学校。孩子已经出过几次远门,这一次,我们不再去陪送,只给她买了庆阳到兰州的机票,让她自个儿去。开学的第一天,学校搬迁,第二天报名,第三天才开课。听了一天课,孩子打电话给我,说,爸,这个学校太不靠谱。我问究竟,她说,校长是个大老粗,张口骂人,满足脏话,教师的水平太差。我安慰了她几句,让她潜心学习,别想那么多。她答应了。听过两天课,孩子给我打电话,说,爸,这个学校太不靠谱。我问究竟,她说,整个学校简直像放羊。上午,老师来说家里有事,让学生自习,学生们吵闹了一个上午;下午,老师来了,没讲几句就走了,又让学生自习,便又开始了吵闹。她问我,爸,你交学费了吗?我说还没有。她说,那就好,我想退学。有好多同学想退学,可是他们已经交了伍仟元学费,校长不给退钱,他们便无可奈何。我问她退学后去哪儿?她说哪儿都比这儿强,这样耗下去,她耗不起。我说你等等,我好在网上给你另找个学校。她说行。我又开始在网上逐一搜索兰州的艺考培训学校,互相对比筛选,选得眼花缭乱,莫衷一是。突然想起在兰大传媒学院当教授的我的学生,打电话过去让他参谋,他哈哈一笑说,老师,兰州现在的艺术培训机构多如牛毛,却没有一个正规的。艺考生成了唐僧肉,人人都想吃一口,所以不管具备不具备条件,不管有没有师资,人人都办班,家家都招生,招摇过市,欺诈考生,坑蒙拐骗,捞钱害人……啊啊啊!这可怎么办?无论如何,孩子马上要考试了,考前集训是必须的,我总得帮她找到个好学校。我在网上选了三所学校,用手机短信将地址发给孩子,让她第二天每家试听一节课,然后做出选择。孩子真出息,第二天早晨出发,在偌大个兰州城迂回辗转,赶天黑听完了三所学校的课,给我打电话说,三家都不行,一家更比一家差。这又该怎么办?孩子说,她决定退学,再去西安的奥斯卡。我同意。第二天早晨,孩子去找校长,说奶奶去世了(这是我帮她出的主意,其实奶奶去世已经三年了),父亲不让她学专业了,让她赶紧回家奔丧,因而申请退学。校长猝不及防同意了,可是孩子交的一千元住宿费只住了三个晚上,他们却不退还。孩子问我怎么办,我说你先走人,我好和他们交涉。我在网上给孩子买了机票,让她飞往西安,再给张校长打去电话,问询住宿费的事情。张校长说,财务当下不方便,过几天他让把款打进我的账户。过了好些天没有音讯,我再打电话过去,张校长拒接,我一连发过好多条短信,他也不回。

  艺考开始了。女儿从西安坐飞机到兰州,我和老婆赶到兰州陪考。十几天前,我就让在北京上班的儿子在网上给我们预定了宾馆,是在艺术学校考点附近的金海岸宾馆,每晚138元。入住那天,宾馆老板先说没房,我们说有预定,她说预定的房子涨价了,每晚168元,我们住不住随便。跑遍周围大小旅店,家家爆满,我们只好出高价住下。统考加上校考要近两个月时间,这又让宾馆生硬地将我们宰了一刀。

  甘肃省的统考只有两天,接下来就是校考。全国各地上百所艺术类院校纷纷赶到兰州,开始了五花八门的专业校考。

  那天带孩子去省艺术学校考点考试,在门外碰上了从前的一个同事,他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唉,考什么考,还不是考家长!我不解其意,问他。他说,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黑市,凡是来兰州的学校,不论好歹,大多数都在卖钱,明码标价,四五万到十几万不等,指标早已被有钱人买光了,咱们的孩子还傻呆呆地在那里正儿八经地考试,给人家有钱人家的孩子陪考,给人家的地下买卖作掩护,这不是白考吗?而且只卖专业合格证,不管文化课,将来能不能录取他们也不管……我不敢相信。他说,就是兰州一些培训机构的老板,他们早已经弄到了孩子们的信息,晚上打电话,找到住宿的宾馆和家长谈生意。他们说,有些指标是学校卖,有些是考官卖,反正只要你交了钱,就能保证你专业合格。他们只在中间取少部分的中介费。

  这一消息让我吃惊不小。我想,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中国教育最最黑暗的部位就在于此,中国教育最最腐败的部位就在于此(时过不久,3月3日《甘肃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艺考“猫腻”知多少》的文章,全面揭露了艺考中的各种腐败现象,证实了这一现象的真实存在)!

  次日,我们将孩子送进省广播电视学校考试,我在考点外转悠。老婆突然跑过来喊我,说她遇上了一个卖专业合格证的中介人。我让她领过来见见。那人便过来和我搭讪,自我介绍说他姓陈,是兰州某家艺考培训学校的,他们的培训学校是经国家注册的合法机构,办公地点就在兰州火车站附近某幢写字楼上。我单刀直入,问了几所学校的价位,他拿出一张表格,上面有十多所学校,都是明码标价。他逐一给我报出价格,大多在十万元左右,我惊出一身冷汗,问他可不可以先交少量定金,等事成之后补齐余款?他说不行,必须事先一次性交清所有款项。他还补充说,他们可以和家长签订合同,说着便从包里拿出一张合同,上面写着“凡参加我校某某专业的培训,保证通过某某学校专业校考,拿到专业合格证,否则退还所有费用”云云。他要带我去他们公司(学校)坐坐看看,详谈有关事宜。我婉言谢绝。此后,他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报告最新的院校信息和收费标准,让我以孩子前途为重,认真考虑考虑,尽快做出选择,不要坐失良机。我和老婆孩子商议,老婆说我们没钱,孩子说不用花钱,这些学校她自己能够考上。孩子的基本条件很好,专业功底很好,在北京和西安的培训学校都是顶尖的好学生,老师们评价很高,都对她抱有厚望。她还在西安培训的时候,就打电话让我代她报了中传中戏上戏等名校。

  我们都不曾想,艺考竟然这样黑!

  尽管我没钱,可是我得想办法。我如果不想办法,就等于坐以待毙。我有好多学生在多所大学任教,其中一个在天津外国语大学传媒学院当院长。我的孩子正好打算报考天津一所大学。当天晚上,我打电话给这位学生,将我听到的情况告诉他,问他与孩子将要报考的这所大学有交往吗?他说有,他与这所大学传媒学院的院长有密切交往。我让他尽快联系,尽力想办法。他答应了。过了两天,他来电话说,事情已经联系妥当,那位院长让我们把孩子领过来,他好安排一个本专业的老师给辅导辅导。我们喜出望外。

  2月26日,已经是腊月二十五日,春节已经逼到了眼前。兰州校考一结束,我们连夜乘飞机赶到北京。出机场已是凌晨零点,地铁停了,大巴停了,公交停了,我们只好花600元租车去天津。

  那位院长给我们安排了一位教授辅导孩子的专业。这位教授很热情很认真,利用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给孩子从发音、停顿、重音、情感到服饰等进行了全面辅导。根据我的学生的提议,按照当地行情,我们给教授支付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辅导费,并送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品。我的学生还从天津广播电台请来一位播音员给孩子做了两个多小时辅导,我们支付给她一千元报酬。时间已经到了腊月二十八,马上过年了,我们只好坐飞机回家过年。

  过完年,本打算去北京赶考那几所已经报过名的名校,可是因为年前在兰州参加几所学校的考试失利,加上艺考“黑市”的发现,觉得去北京考名校毫无胜算,便放弃。这样,上千元的报名费就白交了。

  年后,第一次要考的是四川音乐学院的电影电视配音专业,考点在山西临汾,2月7日、8日报名,9日考试。我们打算2月6日出发。我们距临汾六百多公里,又有青兰高速公路相通,可是天不作美,2月4日5日连续下了两天大雪,据天气预报,临汾下了大到暴雪。高速公路封闭了,长途汽车禁运了。我们被困在家里一筹莫展。2月6日是农历的正月初七。正月初七是人的节日,举国上下还都沉浸在过年的氛围里,我们却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着出门出不去。家乡人有个禁忌,说“七不出八不入”,是说逢七日出门不吉利,我们也顾不得。逼迫无奈,我只好打电话将还在老家过年的小舅子叫来,让他开了那辆四轮的昌河小面包,车轮上装了防滑链,一步一滑地将我们送往平凉,在平凉坐火车赶到西安,在西安倒火车到华山,在华山倒火车到临汾。到临汾的时候已是2月8日凌晨两点。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好在儿子早已经从网上给我们预定好了宾馆。

  2月8日是最后一天报名时间,天一亮,我们便带孩子一步一趔趄地赶到考点报名。山西师范大学校园人头挤挤,全国数以万计的考生从长城内外天南海北赶到这里应试。考点工作人员无可奈何地告诉我们,昨天,就在昨天,山西省考试院突然做出决定,不准外省市考生在山西省考点参加考试,经多方交涉无效。群情激愤,全场哗然,我的心都被气炸了。既然不允许外省考生考试,为何不提前通告,害得全国这么多人坐飞机乘火车千里迢迢顶风冒雪赶到这里来!我一步三跌地退出考点。愤怒已经将我点燃。我要向有关部门反映山西省考试院做出的这一坑害民众的“临时决定”!我掏出手机给中纪委打了十几个电话,没人接,给教育部打了十几个电话,转来转去,最后转到学生处,一个接电话的男子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气急败坏地喊:“你有冤情就去找法院,你有警情就去找公安局,这里是教育部,你找我干啥!”说完就把电话扣了。我就想,堂堂教育部里,怎么就坐着这么个没有修养的家伙!我接着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打电话,接电话的同志询问了情况,登记了我租住的宾馆和联系电话,告诉我说:“您就等着吧,如果有我们的记者和您联系,就说明会采访您;如果没有电话,就说明不采访。”反正四天的住宿费已经交了,无法考试也就没事可干,等就等吧。蜗居在宾馆等过四天,没有任何消息,我们只好带着孩子坐火车、坐飞机再回兰州参加在那里组织的集中校考。

  年后在兰州组织集中校考的学校还有几十所。最后一所学校是广西艺术学院,这本是我们首选的院校,可是报名和考试时间与天津那所大学相冲突(这类现象很多),因为我们在天津已经花过相当代价,加上天津有地域优势,我们只好忍痛割爱,放弃广西,连夜乘飞机奔天津。不料天津初试不利,就被刷了下来,让我的心都灰了。

  考完天津去北京,考完北京去成都,考完成都去广州,又考了四五所院校。孩子早已经支撑不住了,我们早已经支撑不住了,腰包里的票子早已经支撑不住了。回家吧。

  回到家,身心俱瘁。躺在床上好几天恢复不了元气。一家三口,耗了两个月时间,跑了小半个中国,花了七八万元,考过十四所学校,除了五所院校初试没有通过外,剩下的九所院校要等到4月中旬才通知考试结果。我就想,全国文化课高考数以千万计的考生参加考试,有那么多试卷需要评阅,十天八天就公布成绩了,这些艺术类院校的面试,都是现场打分,为何要等这么长时间才公布成绩,让考生和家长们再经受这么长时间的煎熬呢?我还想,这些艺术类院校,如果现场通报学生成绩,在最短的时间内决定学生的专业是否合格,学生们就不需要参加那么多院校的考试,就不需要跑那么多路花那么多钱,就不需要耽误那么长时间的课业学习。这样长时间拖延,莫非他们又在玩弄什么花样,制造什么猫腻?我还想,既然各省市已经组织了艺术类统考联考,考试形式和内容与艺术类校考大同小异,院校为何不采用这个成绩,却要组织单独的校考呢?除了舞弊,除了捞钱,除了害民,我们还能做出哪些合乎情理的解释呢?

本文标签:唐僧生变陈述考生家长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霆盈阀门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HTML地图

Copyright © 2021 多路阀-多路阀维修-南京霆盈阀门 版权所有